家庭教育新东方网 > 家庭教育 > 每周话题  > 文章正文

不快乐的妈妈怎会有快乐的孩

分享到:

2013-06-28 14:48  作者:高逸平  来源:  字号:T|T

 

“妈妈,老师家访的是问题学生吗”、“妈妈,你为什么要生我出来啊”、“妈妈,你为什么不问我愿不愿意啊”、“妈妈,每天都是吃饭做作业,那么无聊”……

乐乐(化名)的一连4个问题,令妈妈小雅(化名)彻夜无眠:“从出生到现在,儿子整天面对的最多的人就是我,但我充当的不是一个让他快乐的人。我究竟给了他多少的自由?”

 

缘起

这篇帖子,起因于一次家访。

开学后,乐乐上小学6年级,新换了一位班主任。开学那晚9点,新班主任来到乐乐家。简单对话后,乐乐回房睡觉,只剩班主任与妈妈小雅。

可她们间的话,全被乐乐听在心里,他没有睡着。

老师走后,小雅推开房门。乐乐转过身来:“妈妈,老师家访的是问题学生吗?”小雅的心一沉,她们确实谈了不少孩子身上的问题,如做事学习无所谓的态度,丢三落四的习惯等。

可之后,乐乐的3个问题,令她彻夜无眠:“妈妈,你为什么要生我出来啊”、“妈妈,你为什么不问我愿不愿意啊”、“妈妈,每天都是吃饭做作业,那么无聊”。

小雅以为,自己未给乐乐安排培训班,不强求他练琴,花时间陪伴他,孩子该满足。可事实上,儿子那么地不快乐。

 

一次家访让妈妈反思孩子的不快乐由什么引起

“我是那个让他不快乐的人。”小雅自责。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小雅自己不快乐。“一个不快乐的妈妈,怎么会有一个快乐的儿子呢?”她反问。

丈夫常年出差或加班至深夜,家中的一切都交给小雅,“连装修新房都是我一手操办”。生活的琐碎,压得小雅没有了笑容。“我总得找个口子宣泄吧。”她坦言。这个口子,有时也就转向了乐乐。

文具乱丢、鞋子袜子乱丢、马桶不冲、不洗就睡,诸如这些生活上的小细节,令小雅抓狂。每次,她总会提高嗓门,大吼,“你怎么搞的,又这样。”有时,她会以扣乐乐的零花钱作为交换。其实,“这些都是消极的做法。”

她还抱怨丈夫,只对着电脑与手机,没有了与家人交流的时间;她抱怨丈夫,不管孩子,还指手画脚。每次,“我总是大发雷霆,且总在乐乐的面前。”

而小雅自己,特别有生活情趣。她会用旧报纸折成各种模型,作为家中摆设。

因此,当丈夫与儿子出现生活上的“马虎”时,她特别不能容忍。她将自己作为评价标准,去要求乐乐。

 

为什么他对一切都无所谓

渐渐地,乐乐受到了负面的影响。可小雅,并未发现。她只是纳闷,为什么乐乐对一切都无所谓,提不起劲,即便带他出去玩。

“他没有特别的爱好,不会如痴如狂地喜爱一样东西。”小雅认为。事实上,乒乓球是乐乐的强项,学了4年,还拿了小区比赛的冠军。

可小雅让他参加学校的比赛,乐乐却说“只要喜欢就好,不需要去比赛啊”。这种心态对好强的小雅来说,简直无语。在她看来,这恰说明,“他对一切都无所谓”。

6年级的乐乐,即将升入初中,“他好像没什么压力,而我却非常矛盾”。虽未明言,但小雅希望乐乐如表姐那样进入杭州文澜中学。可乐乐却说:“姐姐整天都做作业,没有课余时间,我不喜欢。”对于进入哪所学校,“他无所谓,好坏都没关系。”

“无所谓,老师也这么觉得。”比如乐乐的作业本上,总贴满修正带。“在老师看来,他不认真,才会不断出错再改”。乐乐不会按照老师的要求,完成一幅脸谱,“大笔一挥就了事”。诸如这些,乐乐没少被小雅骂。

乐乐,怎会快乐得起来呢?当批评多于鼓励,即便他有在努力。乐乐,怎会感到自由呢?当小雅操办了他的一切:做作业、拉二胡、背宋词……难怪乐乐,总在完成任务时问小雅:“妈妈,我接下来该干什么?”

 

我要改变自己

这一夜,注定是痛彻心扉的觉醒。“我决定改变自己。”小雅说。

第二天,她对儿子说:“我们相互监督,你也指出我和爸爸需要改进的地方。如果谁做得不好,谁就洗碗。”

看到乐乐整理了房间,她还“大方”地给予表扬。这在以前,她会认为是理所当然该做的。看到乐乐的作业,小雅依旧“感到崩溃”,“字写得很乱”。不过这次,她挑出相对不错的字,破天荒地表扬乐乐,并委婉地说,“其他还要加油”。

小雅还去了学校,希望老师能多鼓励乐乐。那天,乐乐带回了一张免做卡,以奖励他的暑假作文。“若在以前,他拿到这张免做卡,肯定会用来免掉部分语文作业了。可这天,他居然说,‘我先不用’,然后拿出语文作业,认真地做起来了。”小雅高兴地回忆道。

小雅还打算,“周末带乐乐去户外走走,让他多与外界交流。”她还打算,自己开一家咖啡店,“转移在孩子身上过多的关注。过多的爱,也会让人迷失方向。”

今日早报 老师家访 相关文章导读

热点课讯

新东方小学课程推荐

人群
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
学科
英语数学语文艺术
学习内容
英语单项英语综合语文综合思维训练

精彩问答

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