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新东方网 > 家庭教育 > 高峰论坛  > 文章正文

家庭教育的起点与终点

分享到:

2011-04-11 17:09  作者:  来源:家庭教育研究与指导中心  字号:T|T

 

  陈向东:各位专家、家长,大家下午好!

  非常荣幸能够担任本环节的主持人。我们经常说:“我们的未来在孩子身上,而孩子的未来在我们手上。”前段时间,俞敏洪老师带着新东方的高管到台湾考察时,听到了另外一种说法,“我不知道自己有多高,直到有一天让我站起来”。我们这个环节讨论的主题是“成为自己,是家庭教育的起点,也是家庭教育的终点”。在这个环节中,有几位特别的嘉宾,我首先想请问一下来自香港的丘日谦老师,我看到《可爱的家》那首歌的录像,有21个人在唱,一个人在指挥。里面唱歌的21个人中,有14个是女的,还有7个也是女的。我想问一下,你们在设计节目时,为什么没有男的?男人的阳刚之气对孩子未来的影响在哪里?

  丘日谦:问得很好。我还没来得及把全是男家长唱的几首歌送给大家。刚才那个是三个声部的女生合唱,21个人唱歌,其中有14位家长、7位老师。老师跟家长一起合唱《可爱的家》,也是很好的。

  陈向东:今天上午,钱文忠教授谈到中国的教育时,说了四个字“我不相信”。当然,这是一种个人观点的表达,是思想的碰撞。作为香港教育专家,您对他这个观点有何看法?

  丘日谦:这个论坛是个很好的表达思想的平台。我们对教育的看法常常是“盲人摸象”,大家看的角度不一样,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把所有的现象都交代清楚。所以,我对不同的看法是很感兴趣的,有些观点也是值得我们探讨的。当然,内地的教育有它的困难,但香港也不是没有困难,我们的困难也挺多。全世界在教育领域内的困难有很多相通的地方,所以,其他国家的解决方案对我们有启示作用。

  陈向东:第二个问题要问王晶老师。您也是一位母亲,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您为新东方做了很多工作,影响了很多的母亲。在做这些工作的时候,您在自己家庭中,在您女儿心目中的家庭形象发生变化了吗?

  王晶:我正是因为家庭形象表现得很好,才被俞敏洪老师请来做这个讲座的。在这份工作中,是互助成长的。在工作过程中,我有了更深的思考,所以我还是有成长。

  陈向东:谢谢王晶老师,这几年王晶老师付出了很多,走遍大江南北,给各地家长带去讲座。她不是去讲课,就是在去讲课的路上。

  第三个问题我请问一下我非常尊重的黄迺毓教授。我在去年带队到台湾考察时,亲自拜访了黄教授。您刚才谈到,“因为爱,我们学习;因为学习,我们更相爱。”这次来北京,觉得我们内地的家庭教育最需要在哪些方面加以改变?

  黄迺毓:这个问题可能没有办法回答,因为我对内地的状况不是十分了解。但我想,全世界普遍需要的就是爱。爱是需要学习的,很多时候,盲目的、霸气的爱会造成很多痛苦,进而导致我们不敢去爱。家庭教育也是任何社会都需要学习的。我有一个疑问,我们看家庭教育、妈妈学校,好像都是妈妈的事情。我想请问一下,内地是不是和台湾一样,户长是不是都是父亲?在你们家里,谁是户长?

  陈向东:我们家比较特殊,我爱人是户长。我做家长是很不称职的,我有很多时候都不在家,偶尔在家的时候,孩子已经睡了。早上起来时,孩子又去上学了。我现在试图寻求一个跟孩子沟通的方法。去年,俞敏洪老师说给孩子的爱很重要的是有时间陪伴孩子。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每天早晨6点多起来的时候对孩子说:“早上好”,然后抱她一下。吃完早餐后,又开始了一天忙忙碌碌的生活。有一次,我去人大附小给女儿开家长会,那是我第一次去给女儿开家长会。我很遗憾地发现,班里就两个家长是男的,其中一个家长是男的,还有一个家长就是我,也是男的。

  黄迺毓:我们现在有一部分人已经开始觉醒,一家之长其实还是父亲。男人应该学习扮演家庭的角色、父亲的形象、丈夫的形象。如果做得好,才是一个家真正稳固的基础。家庭教育不仅仅是妈妈的事。

  陈向东:家庭教育不仅仅是妈妈的事。不过,今天台上坐的四位都是男性,这说明我们已经从行为上开始改变。王大龙老师,您刚才讲到了脑部开发,您讲完后,有一个记者找到我,说现在有很多儿童在很小的时候就要背很长的文章,但到了17岁的时候,一般背过文章的孩子和没背过文章的差不多了。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好还是不好?

  王大龙:这是不是超出我们讨论的题目了。本来我看这次的主题是"怎么成为自己",在回答问题之前,我先说怎么成为自己。在博客中,我写到了蒋介石的教育理念,他希望蒋经国成为他自己。所以他对蒋经国的教育可以说是关怀得无微不至,而且要求他每两周必须写一封信。也有不想让孩子成为自己的曾国藩。他当了宰相,但是他希望他的孩子不做官,而是成为学者。他的观念就是要成为耕读人家,不要成为官宦人家。官宦人家传不了一代,商贾人家传两三代,耕读人家传十几代,最高级的是孝孺人家,可以传万代。很多名人没有让孩子成为自己,但是他们都为中华民族做出了贡献。

  人的大脑不像电脑那样,可以无限存储、扩容。大脑是一个有限的空间,放进有用的东西,建立了优质的神经通路,到时候就会提取他需要的东西。我曾在《光明日报》做过一个版块,是针对当时孩子的智力竞赛,有的电视节目用一些支离破碎的不成体系的知识让孩子不知道该看什么,我觉得这是在害孩子。孩子的大脑需要有体系、有网络,有可以纲举目张的东西。剔除那些废用性的退化,把那些脑细胞通路切断。现在,有各种各样的辅导班,不是说每个班都没有意义。当然,孩子会在辅导班上学到一些知识,但是,这些知识的迁移性如何呢?比如说,音乐是有迁移作用的,可以迁移孩子的语言区。而有的孩子在班上背了很多唐诗、《论语》中的名句,背完以后对孩子脑的记忆认知有没有迁移作用?这需要大家去思考。

  陈向东:最后问一问赵刚老师,我知道您是《中国家庭教育》杂志社的社长。茶歇的时候我说一会儿问您什么问题,您说问点有趣、好玩儿的,现在我没有什么问题了,您自己说吧。

  赵刚:这个题目很有诗意,我想来想去,想到了别人会问我的问题,说:“赵老师,你做了那么多报告,你对自己的孩子有什么标准?”我说我给我儿子定的标准就是能够自食其力。因此,我对他在发展中出现的问题会尽可能地包容。当他在上小学三年级时成绩排班里倒数第五名时,尽管我很恼怒,但是我强压着火气,我知道这是他成长过程中会遇到的问题。我认为,孩子自强、自立的能力更重要。所以,我让他从小穿系鞋带的鞋子,一年级就让他自己过马路。我觉得这些能力的培养对他的一生来说更重要。而且要让他感觉到,学习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我用这种心情陪伴他成长,所以,在他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两个人都是愉快的。他感到我在包容他,在给他一个空间。因此,他从初中到高中一直都是比较开朗,在同学、老师中口碑比较好的孩子。直到他考入美国的大学,当他独自乘四次飞机走到美国中部大学时,我感到他的能力正是价值的传承。我们的家庭教育不仅要让孩子的技能得到培养和提高,而且要培养孩子的性情和自立能力。当你的孩子走向成年时,会感觉到这个能力恰恰是家庭和谐中一个最好的追求和礼物。从这个角度来说,家庭教育这种包容、好的教育是一种等待。因此,我们的家庭教育工作者和家长要有包容的心态和必胜的信念。那么,孩子就会成为一个很好的自己。我想,广大的家长和我的心情也是一样的。

  陈向东:你对你孩子的表现满意吗?

  赵刚:至少从我儿子身上反馈的信息来看,我感到我“创作”的这个作品令我本人很满意。

  陈向东:经过一天的讨论,我感到特别欢欣和鼓舞。当我们都来探讨一个问题,甚至有人发难时,正标志着一个国家的机遇所在。中国无时无刻不充满着这种智慧,我相信费孝通先生说的这段话:“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借用到家庭教育中,可以说“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家家相同。”最后,想请各位专家对家长说一句话。

  丘日谦:如果你希望孩子做得更好,就要从自己做起,这是很重要的。改变,从自己做起。

  王晶:我下一本书的名字叫《每个人都要回来做自己,寻找真实的生命》,我把这句话送给大家。

  陈向东:这不是广告。这是不是广告?

  王晶:看疗效。

  黄迺毓:做自己这个事情还是比较抽象的,自己是谁?可能是一条很漫长的路。

  陈向东:只要方向正确了,走快和走慢都没有关系。

  王大龙:我说一句现在很时髦的话,“好爸爸胜过好妈妈。”

  赵刚:一个好的家庭教育大约在你人生的后30年会有答案。如果你的儿子和他的儿子不盯着你的钱包在生活,那么你的家庭教育就比较成功了。

  陈向东:各位专家说得都特别精彩,我们之所以能够相聚在这里,是因为我们在探讨家庭教育的未来。为什么我们要付出时间去探讨?因为我们对中国家庭教育的未来充满向往。为什么我们对未来充满向往?因为我们坚信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为什么我们坚信可以做得更好?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会一直继续的努力。为了中国家庭教育的明天,让我们继续努力!

 

热点课讯

新东方小学课程推荐

人群
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
学科
英语数学语文艺术
学习内容
英语单项英语综合语文综合思维训练

精彩问答

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