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新东方网 > 家庭教育 > 高峰论坛  > 文章正文

拓展思想,规范行为

分享到:

2011-03-31 10:02  作者:  来源:家庭教育中心研究与指导  字号:T|T

 

主题讨论现场
 

  嘉宾:赵忠心、钱文忠、刘长铭、冯哲、俞敏洪

  周成刚:在我主持这个论坛时,看到了专家对孩子教育的一些观点。其实,家庭教育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每个人都在思索,每个人都想把自己的孩子教育成有用的人才。下面,我就几个具体问题跟几位专家分享。刚才钱文忠教授说到了《三字经》,《三字经》里有很多说法,比如“三才者,天地人。”这是不是在推崇孔子的思想和行为理念?孩子思想活跃应该如何规范?这与规范的理念有没有矛盾?

  钱文忠:我觉得没有任何矛盾,我们进入了多元的时代,但思想还留在文革时代。我们不是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就是资产阶级战胜无产阶级。比如说俞敏洪老师很有创造力,但我知道,他在北大教书的时候是一个上课非常负责任、很守规矩的老师。但是如果说爱因斯坦没有创造力,这大概是说不过去的。牛顿没有创造力吗?现在,社会上有些“康德”,守规矩守得像钟表一样。我觉得,创造力和守规矩没有冲突。如果两者在一个人身上有冲突,这个人本来就不是可造之才。

  周成刚:我再问一个问题,现在有很多家长反映,社会和教育制度给了家长很多束缚,社会和教育界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一次次想摆脱束缚,可摆脱了旧的束缚,又来了新的束缚。对于这个问题,有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

  钱文忠:把孩子送出去。

  周成刚:钱教授给我们说了一条世界一体化、全球化的概念,其实今天把孩子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关系,只不过是过去把孩子送到县城、省城,今天把孩子送到纽约或伦敦,只不过是地域发生了延伸。家庭教育是大家很关心的话题,在座的很多家长也非常感兴趣。刚才,赵忠心教授跟我们分享了很多自己在这个领域里的一些新探索和总结。行为规范多种多样,孩子们对教育有新的理解,家长也在探索到底什么样的教育是正确的?你能不能对此发表一些你的看法?

  赵忠心:教育是每个孩子都需要的。教育应该以人为本,以学生为本,从孩子的实际需要出发,进行相关的训练。

  周成刚:我想,在座的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诚信、友善、有道德、有思想。但是,在目前这个经济高速发展的社会,社会衡量人的标准更倾向于物质的收获。这两者之间存在着矛盾,对于此,能不能找到中庸的解决方法呢?

  赵忠心:现在,很多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是看他有多少财产,这有一定道理,但这不完全对。这个标准是在一定范围里。比如经商,要看谁赚的钱多,如果评价做学问的人也用金钱多寡来衡量,就一定会把他引歪了。

  周成刚:这也解释了一点,就是幸福和成功的界点可以无限宽泛,但不能用纯粹的物质来衡量,可以有一个范围来限定,界定明确后对孩子是有益处的。接下来问一下俞老师。我知道俞老师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你觉得在对男孩和女孩的教育上,有没有什么差异?

  俞敏洪:差异当然是有的。我特别同意立法建设的观念。比如说在日本有这样一个事例,孩子如果被老师打了,家长会到学校跟老师道歉,说“您打得好,我的孩子需要你这样打。”但是,这在中国没法执行,因为中国的很多家长不讲道理。

  钱文忠:日本的政府支持老师这样做。

  俞敏洪:中国中小学不敢带学生出去春游秋游,别说是死了,扭伤个脚就会抬着担架去学校。所以,家庭教育非常重要。从微观角度来说,我觉得家长应该做到行为的一贯性和行为的规范性。为什么很多家长管不住孩子?在孩子小的时候,家长宠他、爱他,没有行为规范,孩子大了,想管却管不住了。如果从小让孩子知道有些事情是碰不了的,碰了是要挨打的,这样,孩子就会养成良好的习惯,既不会出现生理问题,也不会出现心理问题。最糟糕的就是该管的时候没有管,等到出现问题的时候想要管可能已经晚了。同时,在管孩子的时候,家长和老师不能对孩子使用侮辱性的语言。人都是有尊严的,整个社会都应该有尊严的基础。如果孩子没有尊严,会受到很大的伤害。在这种情况下,打骂他就是一种雪上加霜的行为。

  对于男孩和女孩的教育肯定有所不同,但是相同的是要教育他们用善良的心对待社会。有一句话这样说:“聪明是天生的,你没法教育。善良是后天培养的,是通过对孩子的教育来体现的。”我非常欣喜的是,虽然我的两个孩子不够聪明,但是他们非常善良。

  周成刚:作为教育工作者,俞老师教育了千千万万的中国学生,在面对子女教育时有更多的思考,刚才俞老师把家庭教育上升到一定高度,就是社会需要精神的支柱,需要道德价值观的建立。下面,我们把话题转到孔子学院的冯哲先生。在当代中国,您是如何坚持国学教育的?您觉得这种教育会被社会广泛接受吗?

  冯哲:我想,这需要我们好好地对教育做一个反思。在刚才的讲话里面,给我触动最大的是钱文忠教授讲对《弟子规》、《三字经》推广的信心。在《论语》里,有这样一句话,“君子固群,守此善道”。如果说一个人没有生活在一个充满爱、充满孝悌、谨信的氛围里,很难说他的文化生命的品质是什么样的。

  从鸦片战争到现在这160多年来,中国充斥着欧风美雨,不是说中国人缺少吸取精神,中国人是最勤奋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缺少“固本”的观念,离经叛道的现象似乎成为了教育的主流。所以我觉得,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过去讲天下文明,家庭是天下文明的开始。家庭教育对于一个人最初的影响是从孝道开始,这也是中国文化最大的特色,先从家庭教育里培养出君子。从这点上来说,《弟子规》、《三字经》是最好的启蒙学读物,如果能转化为生命实践,我们固然有欧风美雨,但更重要的是要固本。

  周成刚:在您看来,中国社会给孩子们从小定了很多规矩,这跟创造性思维之间有矛盾吗?

  冯哲:没有矛盾。中国文化所讲的规矩就是理,理就是各安其位、各司其职、各守己责。“随心所欲,不逾矩。”我们所讲的规矩就是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这样,上下左右就能自然处理好。守规矩是让一个人获得自由的开始。如果真正懂得了守规矩的好处,我相信每个人都愿意遵守规矩,愿意遵守自己的本位,愿意崇尚伦理和纲常。守规矩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它和我们文化的创新息息相关,换句话说,一个人在“随心所欲,不逾矩”时,是最有创新的。不管是孔子、孟子、老子,他们都有原创精神。他们既可以脚踩大地,又可以仰望星空。小事能做得极好极美,又能胸怀大志。因此,我觉得,规矩和创新之间可以互动、互相促进。

  周成刚:冯老师刚才讲,中国和西方的教学并不矛盾,我们的教育要立足于中国,放眼于世界。放眼未来要从小事做起,西方的一句话和这种中国传统不谋而合:“Think big, do small”。

  最后一位嘉宾是北京四中的刘校长。刘校长所接触的都是全北京最优秀的孩子。但是我有一个疑问,中国的学生从最优秀的学校里出来,但是创新思想却不如国外的同学。比如,我们的孩子从小学数学,但中国没出一个诺贝尔奖数学家,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刘长铭:前不久,在网上有一个报道,据国外某评估机构评价,中国的学生、青少年计算能力世界第一,但是想象力却是世界倒数第一。我觉得这是预料之中的。我不认为学数学能够培养创造力,尤其是现在这种学数学的方法,确切的说是学奥数的方法。学习的过程是脑神经发育。我认为,对创造力影响最大的是重复性的训练,使学生在发育中产生了一种牢固而不可改变的结构。前段时间,我在网上写了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当然,这是假说。人的创造力要有物质基础,这个物质基础是身体里发生的生化反应,是神经网络的重构。在我们强化一种训练、形成一种固化神经连接后,神经的可复性就会降低,创造性就会降低。

  另外,孩子跟父母间的皮肤接触、气味接触也会对他身体里的生化反应产生影响。像现在这种重复、强化性训练形成的是一种固定思维模式。最好的结果是当学生看到题目后能立刻反应出来该怎么做,而这正是妨碍了创造性的发挥。

  钱教授谈到了牛顿、爱因斯坦,还有很多大师级人物的成长教育跟当时的学校教育发生过冲突,这个现象不是偶然的,我们应该解决。

  周成刚:今天在座的很多家长是冲着这些著名的校长过来的,他们想听听你们对于家庭教育的真知灼见。北京四中的孩子是最优秀的,但是,绝大多数孩子不可能走进四中。所以,他们特别想让您给这些进不了四中的孩子一些建议和鼓励,让他们更好地面对自己和面对残酷的现实。

  刘长铭:2008年,我带10个孩子去新加坡培训,这10个孩子没有一个是从著名小学或者著名初中出来的,其中有一个孩子以前就读的小学已经被拆掉了,他读的初中不是名校。如果孩子一下子迈不到一个台阶,我建议他一步一步往上迈。如果非要跳上去也行,但跳上去后,就可能会带着内伤。我很怀疑一个带着内伤的人这一生能走多远。在这一点上,我们更强调人的发展和和谐性。今天的有些教育剥夺了一个人自然、自由的成长和发展权利、机会和可能性。我们强加给他们太多过来人的意愿,一定要他们按照我们的路去走。

  在刚才发言的时候,我谈到了我写的那本书的序言。我写过这样一段话,“尽管很多过来人都不希望孩子犯我们从前犯过的错误,但是这种努力是徒劳的。孩子一定要把上一代人的错误重新犯一遍,不犯是长不大的,只不过犯的形式跟我们不同。”其实人有缺陷是完美的。没有缺陷是不完美的。所以大家不要认为不上某个学校,我孩子这一辈子就完了。

  今天,无论是按财富排名,按科学研究成果排名,还是按创新思想等各种排名来看,那些成功的人并不都是从最顶尖的大学毕业的。用任何一个方法对人群进行统计,成功的几率都应该是按正态分布的。每个学校出来的学生都有成功的可能,这主要取决于他不断地努力、进取,对未来充满乐观、信心,这说到底是一种态度。

  周成刚:谢谢刘校长。刘校长说,人生是拼搏、是长跑,而不是冲刺,需要一辈子的努力。而且孩子的能力发展可以在不同的领域。很多家长关心的是怎样让自己的孩子有更好的职业发展,让他们的生活更充实,对未来、对人类有贡献。这也就是温家宝总理所讲的 “让每一个中国人有尊严的活着”的内涵吧。

  所以,教育孩子不是一场赢在起点的“百米赛跑”,而是 “长跑”。希望通过本次论坛,专家们的意见能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思考,未来对孩子的教育能有调整,让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

 

热点课讯

新东方小学课程推荐

人群
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
学科
英语数学语文艺术
学习内容
英语单项英语综合语文综合思维训练

精彩问答

提问